浙江深山古法种出来的大米 仍逃不过“农药残留”

2018-07-20 15:40:00
chenqianghong
原创
176

浙江新闻客户端-钱江晚报记者 杜羽丰 吴朝香

现在正是水稻种植时节,金华一家叫“天下正方”的农业公司,却悄悄把原先承包的600多亩水田,退还给了农民。

在金华西部的一个较为偏僻的山村,正方公司遭遇了滑铁卢。原本,这家公司投资300多万元,打算用刀耕火种的土方法,不用农药和化肥,种出金华最好的大米。

之所以选山区,就是看中这里“无污染”。哪知道,两年过后,用土法种出来的稻谷仍有农药残留,无法通过农业部门有机食品检测标准检测,甚至还误上了金华农产品质量抽检“黑榜”。

无奈之下,金华正方公司只得“泪别”金华,转战东北。

一心想种出金华最好的大米

办法用尽却仍有农药残留

“我们选择大米这个最传统的产业,而且要种有机稻,其目的就是让市民吃上放心米。”正方集团旗下的天下正方农业公司负责人说起办农业公司的初衷,依旧激情满怀。

“我们一心想种出金华最好的大米。两年前,我们找到金华最西边大山深处的一个山村,在山窝窝里租了600多亩水田,希望用刀耕火种的方法试种有机水稻。” 这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不用化肥,不用化学农药,使用的都是最原始的种植方式,“就是希望在这片看似环境优美的地方,种出优质的大米。”

“一开始,当地农民根本不相信我们这样能种出水稻,都说我们这些人疯了。”负责人说。

为了避免出差错,正方农业除了遵循古法种植,还专门聘请了金华农科院的两位专家,进行科学指导。

去年,正方农业把新出的稻谷送到省农业厅,按最高级别的有机食品标准进行检测。今年2月份,结果出来,不合格,原因是仍旧有农药残留。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惊呆了。我们邀请多位专家实地考察,进行仔细总结分析。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土壤里的农药残留,是导致稻谷内含有微量农药的主要原因。” 正方农业原生产负责人冯文进讲起这个结果,十分感慨,“从种子的选择,到耕牛犁田、人工种植,以及后期的日常维护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心力,哪知道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冯文进怀疑,除了土壤里有农药残留,水源污染和空气污染,可能也是导致稻谷农药残留的原因。

每斤米成本已超过30元

为何仍达不到“有机”标准

金华农科院水稻植保专家周小军近日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说起正方农业在金华山区种出来的稻谷无法达到有机食品的标准,也是感慨颇多。

“这些水稻的生产技术指导,是我负责的。治理虫害,我们都是选择通过有机认证的植物源农药。这些米的生产成本,已经超过每斤30元。” 周小军称,当初他就跟正方农业的负责人说过,原先农户种植水稻时的农药残留,肯定没那么快降解,还会存在于土壤里。

“一般情况下,土地起码要不用农药、化肥或者抛荒七八年,才可能使原先的农药残留降解得差不多。”

“江南的温暖湿润气候,适宜水稻生产,但是也非常适合害虫繁衍。来自越南的稻飞虱和稻纵卷叶螟两种害虫,虽不可在金华越冬,但危害性更大,严重年份甚至是毁灭性的。另外,本地的害虫二化螟,危害也极大。”周小军直言,处理害虫的办法,目前最直接最有效的,就是喷洒农药。

农药的好坏价格相差很大,像植物源农药虽然环保安全,但是价格较高,防效一般,性价比低,农民很少会买来使用。这些多年来喷到地里的农药,就是造成农药残留的“罪魁祸首”。

“目前,农业部门的食品检测分,由低到高有3个标准:无公害、绿色、有机。普通农户做到无公害就不错了。要达到最高的有机等级,要求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化肥和除草剂等,并禁止使用基因工程技术,这是一种接近于自生自灭式的种植方式。真要那样生产,大米每斤50元估计都是亏本的。”周小军认为,农药残留只要在合理范围内,对人体的危害是可以忽略的。

周小军最后也坦承,金西山区比一般地区出产的大米品质要好,但是在短时间内达到有机标准,“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300万元投资眼见泡汤

无奈转战东北继续种水稻

“专家都说,土壤里的农药残留需要近十年时间才会消失,公司最后决定,放弃金华,转战病虫害更小的东北地区。”正方农业负责人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自己的公司为了生产优质大米,在金华投资了300多万元。这个“放弃”的决定,意味着300多万元打了水漂。

“目前,公司已经承包下吉林省榆树市三个村的土地,并在当地政府支持下,与当地农民签下了15年的土地流转合同,决意打造真正优质的正方东北米。不管怎样,我们都要种植出优质的水稻。”负责人说,“我们不忘初心,只不过实现梦想的地方,从金华换到了东北。”

金华农科院专家周小军对正方农业转战东北的决定相当赞同,“譬如前述水稻常见的三大虫害,东北基本没有。天气冷,它们无法在那里越冬。”

浙江土壤污染在可控范围

今年启动三年防治计划

2014年,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比较严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浙江省种植业管理局耕地与肥料管理科的朱有为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称,“就浙江来说,土壤污染的总体情况尚可 ,有一定的污染,但在可控范围。”

今年,浙江制定实施“农业两区(现代农业园区和粮食生产功能区)土壤污染防治三年行动计划”,目标就是到2017年,基本掌握全省永久基本农田土壤污染状况及其发展趋势;2015年基本摸清全省农业“两区”土壤污染状况及成因,到2017年,基本扭转农业“两区”土壤污染加重趋势,农业“两区”重大土壤环境安全隐患消除。建立健全以农业“两区”为重点、覆盖全省永久基本农田的土壤污染监测预警体系。

[科普一下]

长三角243个土壤样本

全部检出农药成分

朱利中/浙江大学农业生命环境学部主任

林道辉/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

去年五月,杭州市城东三里亭边上原杭州市农药厂的厂址上,建起了一顶“超级帐篷”,引来外界关注。原来,这是业主公司要对这里受污染的土壤进行修复,仅建大棚这一项,就花费一千多万元。

土壤热解析装置的成本也以千万计,运行费用也非常高昂,种种因素算上,这块两万平方米的土地的治理费用高得惊人。虽未透露具体数字,但记者打听到,几乎相当于盖一栋大楼了。可见,土壤一旦污染,想要治理成本巨大。

土壤污染是怎么形成的

一般来说,由于污水灌溉、农药化肥施用、大气干湿沉降等,进入土壤的污染物逐渐增加,超过土壤的自净能力,这就导致土壤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从而严重威胁农产品安全与人类健康。

土壤一旦受到污染,污染物会通过土壤-植物系统进入农产品,有些通过植物根部吸收,有些是叶面吸收。我国稻米、茶叶、蔬菜、蛋类、干果等农产品中常检测出较高含量的重金属、农药等有毒有害污染物。

土壤污染很间接又很隐蔽,它的危害不容易被觉察,土壤中一些微量污染物会通过食物链在农产品中成百上千倍堆集而产生危害,所以就会出现,有时候人们已经身受其害但却感觉不到情况。

土壤污染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

污染物进入土壤后,不像在水体和大气中,并不单表现为扩散稀释过程,更多的表现为聚积和积累。所以土壤污染的危害是深远而长期的。

土壤种类繁多,化学组成各异,污染物在不同类型土壤中的环境行为也大相径庭,比如同样浓度的污染物,在黑土和红壤中,造成的影响也不同。

中国成年男子“六六六”摄入量,是美国84倍

土壤污染在我国已从局部蔓延到区域,从城市延伸到郊区、乡村,从单一污染扩展到复合污染。目前我国耕地约有1/5点位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农药污染土壤面积已达1.4亿亩,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已经或正在显露。曾有研究称,我国成年男子六六六(一种有机氯农药)摄入量是日本的15倍,美国的84倍;滴滴涕摄入量是澳大利亚的16倍,日本和美国的24倍。

长三角243个土壤样本,全部检出农药成分

浙江大学“土壤复合有机污染特征、界面行为及修复技术原理”973项目组最近分析调查了长三角农田土壤污染现状,在243个土壤样品中全部检出有机氯农药。

分析结果还表明,土壤中还存在其他有毒有害有机污染物。

比如,和江苏、上海等地相比,浙江省土壤中因废旧电器拆解形成的污染相对严重一些;再比如,浙北部分地区土壤中塑化剂的含量相对较高,这和塑料大棚、薄膜的使用有一定的关系。 

文章分类
用户名录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投哪网

大族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迈瑞医疗国际股份有限公司

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捷顺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海能达通信股份有限公司

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

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

人本集团

东华测试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哈克农业机械装备制造有限公司

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禅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佳克计算机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东风电动车辆股份有限公司